□本報見習襯衫記者王春
  張兵拖欠了多年的住商債務,一聽說要上全國失信黑名單,11月22日,他立馬跑到法院把錢還上。來自浙江法院的消息,自今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建立失信黑名單以來,浙江有近百名老賴生怕上黑名單而忙著還款,信用懲戒起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。
  為破解執銀行利率行難,最高院司法解釋規定被執行人具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生效判決,並符合法定六種情形之一,應當被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,依法對其進行信用懲戒,《法制日報》記者從浙江高院獲悉,截至目前,浙江已有4700多個老賴上了失信黑名單,黑名單在繼續錄入的同時,老賴們再也坐不住了……
  限制高消費令發京站美食出之後
  最高院公佈失信黑名單後,浙江高院總結了18個就此成好房網功執結的典型案例,包括迫於融資消費等限制而提前履行、貸款碰壁後履行、被告知將納入黑名單後主動履行等類型。
  每次接到法院的電話,80後小壽總是推三阻四,“法官,我是真的沒錢,等有錢了一定會還的!”
  執行人員幾次三番找上門,小壽更是躲著不見人影。
  在前不久的一次突擊行動中,杭州市拱墅區法院執行人員留置送達了限制高消費令、傳票等法律文書,同時還附上報紙複印件。
  待執行人員離去,小壽悄然回到家中,冷不丁地看到了攤開的報紙,“媽呀,被那標題嚇了一跳。”小壽暗自叨咕,原來報紙上寫著:最高院出台司法解釋嚴厲懲戒失信被執行人,“老賴”姓名年齡身份證號碼將昭告天下,讓失信者寸步難行。
  這下子,小壽急了,尋思著,欠那麼點錢,卻要受到各種消費限制,還弄得全國人民都知道可就太不值了!第二天一早,小壽就主動打電話給法院,要求和申請人達成和解,自願把錢還了。
  記者瞭解到,今年1至10月以來,浙江法院系統已執行案件29萬件,涉案金額121億元,其中通過執行徵信、執行懲戒等機制辦結的執行案件為4.6萬件。
  浙江高院執行局局長金平強向《法制日報》記者介紹,近年來,浙江以深化“執行徵信、執行查控、執行懲戒、執行監督、執行保障”建設為主線,出台各項反規避執行舉措,推出懸賞公告、發佈限制高消費令、設立曝光台、運用點對點銀行存款查詢系統,完善被執行人失信信息發佈,使其在融資、經營等方面受到制約,加大懲治力度,對老賴採取司法拘留或刑事處罰,有效提高了履行率。
  銀行貸款受阻著急還錢
  幾千元移動話費,一欠十三年,老馬怎麼也想不到,眼下正急需籌資,銀行卻因此駁回了其貸款申請,他這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。
  1998年初,老馬與浙江移動公司縉雲移動分公司達成協議,購買了移動電話卡一張,雙方約定由移動公司提供通信資源,老馬按月交付電話費,逾期按日3‰支付滯納金。
  合同簽訂後不久,老馬就開始拖欠話費。多次催討無果,縉雲移動公司就向法院提起訴訟,2000年7月25日,縉雲法院立案受理了這起移動通信話費糾紛案,經審理,法院判決其支付移動公司移動通信話費及滯納金共計6397.02元。
  判決生效後,老馬一直躲避執行,長期外出下落不明,法院裁定終結執行,但這次的不良信用信息也進入了“個人徵信系統”。
  “錢我已經還清了,這個不良信息什麼時候能取消掉,我現在急需貸款……”老馬當場支付了欠款,焦急地說。
  麗水市蓮都法院執行法官陳威告訴記者,許多老賴法律意識淡薄,出於僥幸心理,採用隱瞞、轉移財產等手段逃避執行,實踐中還出現串通親戚低價轉讓房產的例子。
  “除了老賴施展各種各樣的躲避執行手段外,申請執行人缺乏訴訟風險意識、社會誠信體系建設仍不健全等因素,都會影響到案件的執行。”寧海法院執行實施科科長張春如此分析說。
  大型國企也上了黑名單
  杭州市江乾區法院近日開展了“收網2013”執行專項行動,公佈了今年10月以來首批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,首次啟用3G執法記錄儀對上網曝光的一起物業服務合同糾紛進行執行。
  江乾區法院執行三庭庭長汪駿華介紹,在這27名老賴中,既有如中鐵十八局集團有限公司、中鐵港航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等大型國企,也有知名度較高的企業,涉及案由主要集中在合同糾紛等商事經濟糾紛案件,也包括勞動爭議、婚姻家庭糾紛。
  記者發現,排在榜首的是中鐵十八局集團有限公司,被控欠下杭州某金屬材料公司2300萬元,加上利息總共是2400餘萬元,去年的判決,至今分文未付,法院認為其違反財產報告制度,有能力還款而拒不履行。
  黑名單公佈第二天,中鐵十八局集團公司就派代表到法院,和金屬公司達成協議,在12月17日前全面履行。
  “只要失信信息沒被撤銷,這個記錄就會終身跟隨。”江乾區法院執行局副局長趙振祥表示,對企業來說,招投標無疑會受影響;對個人來說,無論是坐飛機、住高級賓館、信用貸款,只要和信用掛鉤的事情,都會產生影響。
  浙江高院執行局綜合處副處長裘茂金告訴《法制日報》記者,2009年,浙江法院開始與信用浙江網合作,通過該網站發佈失信黑名單,入選黑名單的對象有兩類,一種是正在執行的案件三個月以上未執結的被執行人,另一種是案已結、事未了即歷年程序終結案件中的被執行人,只要發現可執行的財產線索,即可再次啟動執行程序。
  “與最高院的要求相比,浙江失信被執行人黑名單的入選範圍更寬,標準更剛性。”裘茂金介紹,目前,浙江法院已動態發佈失信信息34萬餘條,有效敦促了大批案件的執行。
  本報杭州11月24日電
  (原標題:昭告天下讓失信者寸步難行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c40lcgybx 的頭像
lc40lcgybx

台北之旅

lc40lcgybx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